设为首页  |    |  联系我们

网站首页 网站首页

金牌项目

寻鹤木垒漫记
浏览:122092 更新时间:2012-06-05 18:48:21

(一)寻鹤记事       作者:陈默 

  四月的春天,是万物都站在路口深情观望的时候,我们该向何处去。四月二十八日,那个木垒县,大龙王的小冯来电话说木垒山里的一个水库上有上万迁徙的鸟时,从那一刻起,我的心就开始追随那些欢乐的鸟群,开始准备赴三百公里之外的天山近距离学习那些未曾谋面的鸟朋友,如何展示飞行技巧、飞行姿势、飞翔高远的队列,我多想在那特定的时刻,挽起云霞,也开始人生一种有意义的展翅高飞,虽然没能生出翅膀,但心早已在天空滑过。

四月二十九日,天空还是老样子,仿佛乌鲁木齐的天空永远没有洗干净过脸,天空的深处,永远是朦胧的。光头如约提前来家接我。为了喝一壶热茶,烧开水误了时间,七点四十才下楼,乘车直接去接鱼大导演,此人眼睛小的别人都看不见,而他却时刻用聚光的眼睛看着别人。他仍是没有如约在楼下等,光头依然习惯性的抱怨着,难怪,这样的天气,光头亮着脑袋起的如此早,他不抱怨,还有谁比他起的早。到了机场家属区,董半仙如期站在自己车旁,老屁股一厥,摸出车钥匙,麻利地把装备放进猎豹车里。此刻已经八点半了,我们四人急着吃早饭,到了那家四川人开的牛肉面馆,只有面,没有其他硬饭,光头就要去买肉夹馍,一袋韭菜包子,凭直觉,光头着急的时候,事情肯定出偏差,董半仙咬了一口肉夹馍就说馍坏了,拉肚子要光头负责。我想故事应该从早饭开始创造了。
猎豹行进在向东的高速公路,董半仙这个婆婆嘴、妈妈心、橡皮肚子、飞毛腿的老男人,讲述着他妈妈日记里的故事,光头和鱼大导演辩论着公元344年出生的九鸟摩罗什是否和629年来到西域的玄奘,在时隔285年后,辩过经,也罢,一个光头一个小眼睛在前排演绎着关公战秦琼的故事新编。我也问董半仙,如果再来一次反右运动,他是否会成为右派。车在博格达峰的注视下,沿着那条人造的黑油带飘浮着,沿路人造的雾气,增加了我对阴天的感叹,博格达峰再高也托不住着阴治的天空,天山再长也走不出人们长年的损害,大雁早已不从我们头顶上飞过,我们要看它一眼,重归儿童的欢颜,却要飞奔几百公里。到了阜康,滋泥泉车站,董半仙如预言要大方便,我调侃他躺在被窝里就能算计天何时下雨,吃一口肉夹馍,就算清自己何时拉肚子,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半仙。
我们中午一点半来到木垒县,大龙王的李副总在约定的路边等待,她是一个干练的木垒当地姑娘,领着我们去吃哈萨克抓饭和拌面,一份抓饭,半份拌面,鱼大导演还要加一份面,凡是摄影人都明白,开工前装舱最要紧,否则,一朵云,一缕斜阳,一棵受光的树,都能让我们忘记吃饭和睡觉。摄影人永远跟着心境走。这次我们会跟着那些鸟儿走。
我们买了鹰嘴豆粉及地产银三泉白酒,此两样既是土特产,也是山里过夜最好的粮食,在那位年青的开着豪华轿车的村长引领下,我们如约来到木垒县东城水库,水库不在深山,在山与戈壁地的中间地带,方圆不足五平方公里,给人感觉很是清静。东城水管站,一个六人单位,一排白色的小院居在水库大坎下,在一片苍茫中很是显眼,这个水库,这个水管站,以及这个肤色黝黑的孔站长,肯定会因为迁徙的鸟给他们带来好运。
没有见到成片的鸟,却听到大雁的鸣叫声,这种久违的声音,令我们心花怒放,开着车直接奔向水库的西岸,那里的鸣叫牵着我们的心。我们四人紧张的安置设备,选择有利位置,我凭着几次拍鸟的经验,缓慢的走走停停,边拍边行,向水边靠近,大雁的鸣叫,大雁的飞行姿态,无不牵着我们的神经,这是一次艰涩的等待和热情的期盼,我们从小就知道雁归来的故事,所以此时早把疲惫丢进水里,而把所有的兴奋都集中到了相机的视窗,这个如期而到四月二十九日,这个平常的一天,对我们来说,是值得纪念的,它预示着我们的生活中将有新曲和新故事发生。
那些雁似乎知道来了不速之客,凌空而起,我只能高擎惜别的相机,而它们转过飞翔的身躯,只把那瞬间感人的豪迈,留给了我们心里,默默忆念。
不知什么时候,光头已经冲向水库边,此人缺乏经验,拍野鸟装备要伪装,他光脑袋更要伪装,否则那些天外来客,还以为东城水库来了个脑袋似探照灯的外星人。那些黄鸭也飞起,只有那只蓑羽鹤,飞起飞落,给我们的照相机留下了倩影。
尽兴来到东城水管所,凉拌野沙葱、野椒蒿、葱炒土鸡蛋、炒土鸡、拍黄瓜,应该是山里最珍贵的饭菜了。而那个锅盖大的锅盔,其余三人未见识过,他们吃的很起劲,山里敬酒,逐个半茶杯,算起来几个客人,酒司令几杯。一人一巡一瓶酒,好一个地产银三泉。席间区林业厅动植物保护处史军处长来此,有缘相聚,交杯换盏,情投意合,相见恨晚,酒过三巡,他驱车前往水库的东岸,不经意间,他的白色越野伪装成了迷彩小房,行遍山水的董半仙,惊呼,对岸怎么有房子!我感叹,动物保护者有专业特长,而我等隔行如隔山。太阳西去,对岸烧荒烟起,他们归来说发现一只死去的鹤,这个信念在我心里留下许多沉重。鹤行千里,命落东城为何?
山里的大盘羊肉起锅,当过运动员的羊,即是煮成肉、熬成汤也另有一番滋味,生命在于运动,不分你我他。又是一轮酒文化的洗礼,我一是惧怕酒,而是倦意侵袭,故倒头睡在旁边的床上。待醒来已至夜里十二点。只听到大我八岁的水管所的老罗趴在我身边不断的说:“叔,你可醒了”。起身听到院内我的三个同伴正在辩论如何安营扎寨,其余人皆不见踪影。此时我明白,人生三宝,为什么是吃得好,睡得好,笑得好。也罢,不算水库,只闻其声,不识其身的飞行动物外,在月光和灯光下只剩我,七条生灵在忙碌,其中包括水管所一白一黄两条狗。据说董半仙在我沉睡之时,人来疯加酒来疯,众人皆听从训导,我感叹英雄老了,还是英雄。在我沉睡之际,发生的故事我无法记录,睡觉者无责,醉酒后仍醒着的董半仙、鱼大导、光头有义务记录,此处我省略一万字。由他们补记,也许董半仙会说,他把东城水管所的房子吹了个洞,然后再吹一口气,老天爷又帮他补好了。
院子里,老罗瞪着大眼睛,不知如何管理,两只狗兴奋的看着戏,鱼大导、光头想赶快睡觉,董半仙执意要去水边扎营,一个五十九岁的侠客,在一斤酒后的状态,令我等可气、可敬、可忧。他吵着要淌过河,去看野鸟,老罗无可奈何的规劝着,他拿装备时,把鱼大导的摄像机支架摔在地上,鱼儿心疼的跳起来,尔后回屋睡觉,此人聪明,此时睡觉也要找一个借口。我老狼是一个偏执的中庸者,我问了几位开车去水边,会不会把鸟儿吓飞。老罗象哄小孩似的对董半仙说着:“叔,鸟儿都有站岗放哨的,你一去,它们都飞了,你明天还能看什么,”感谢老狼,感谢老天,还有董半仙决定不了的事。我提议在院扎帐篷,酒醉后的董半仙麻利的扎好了自己的帐篷,而光头怎么也扎不好我的帐篷,情急之下忘了刚刚的吵闹,求半仙帮助,半仙提着裤子起来,也解决不了问题,尿急之下,蹦到人家韭菜地行水,光头骂着董半仙强奸韭菜了,鱼大导提着摄像机冲出房门说是要留下证据,可惜半仙的神水太少了。他只能拍下半仙的老玉腿。
光头的确聪明,还是找到帐篷撑杆的位置,半仙闹着不睡,非要把半个月亮领回家,我心机一动,说是把月亮用相机给他拍回家,他唱着半个月亮爬上来,我要把你领回家的歌,我手忙脚乱的拍着照片,心里想嫦娥也许被半仙的酒后豪情感动,为什么她只给我们半个脸,另一半羞涩如何寻找。空气里弥漫着酒香,赞叹着我们这群英雄,用自身的能量,把银三泉变成茅台的酒香,可是那吴刚又在何方。夜早已静了,人也静了,春花秋叶、蓝天大地、生灵万物均有千姿百态的价值取向,我们追求的乃是物质与舍钱之外的财富。风没有抱怨,树没有抱怨,朴实的人没有抱怨,只有远天的月光频频回顾,耳边的鸟鸣声,延伸着一切新的美好和对未来的期盼。
深夜五点,肚子急,提着保温瓶,举着半仙赠送的户外灯,想去院外的旱厕,无奈大门紧锁,情急之下,在他们菜园子行大便,心想,天明的第一件事就是设法掩埋自己创造的养料,回到帐篷前,听到似乎有警报的声音,细探是光头和老罗屋里的电视在空白中鸣叫,帮他们关了电视,看到光头在蚊虫的包围中,睁开水肿的双眼,我告诉他,院里的帐篷象宫殿。再次回到帐篷前,听到董半仙在自己帐篷内,在呼噜的间隙,清楚的说:“毛泽东,你指挥的路线有问题。”此人有胆有识,梦中敢与领袖争锋,只是生不逢时。
夜,六点半,全体人员被放在院内的暖瓶爆炸声惊醒,原来是两只狗要去攻击院外放牧的牧民,勇猛之中,开了跑了,踢飞了暖瓶。爬出帐篷,半仙捂着肚子叫急,我拿出铁锹急忙挖坑,兑现夜里的许诺,顺便给半仙挖个坑,要他行方便,此人固执,叫醒老罗开大门,奔向院外。不去旱厕,冲向山坡羊都不拉屎的土坑去行大礼,我拿起相机为他留念。
不足一刻钟,我们四人心照不宣的乘车向水库的东南岸,昨夜雁鸣声不断,此刻水面只有几声鸟鸣。我在心里默默感念,向往已久的场面未曾走近我的视线,却深深的留在记忆,是鸟的奔放,是鸟的警觉,还是人的贪得无厌。那些圣洁的飞禽走兽,为什么敬而远之的离开了我们,地球本应是我们共同的家园。
行至那大坎边,车子无法靠近水库,此时太阳缓慢的爬出山边,没有看到众多的飞鸟,心中萌生了飞的渴望,我们渴望的仅仅是东天日出时。一切都有拔地而起的磅礴英姿,而所有的生灵都有温馨的浪漫流韵,让我怦然心动。因此,我决定在大坝上裸奔,这就是渴望,还所有生灵一个飞奔的自由,仅此而已,所有的自由,都是我的旭日一轮。
 
我们缓步走向水边,我急于看见那只死去的蓑羽鹤,也许是被光头追赶,被我拍到的另一只正是它的伙伴。当走近那只死去的生灵时,我不忍多看,我发现湖水在隐隐颤抖,波光也开始闪动思念的涟漪,这一刻的景象,在我的脑海刻上鲜明的印记。往前走,在一棵小树下,立着一个放羊的老人,问询他说已经八十五岁了,四代人在此居住。远远望去,那棵树和老人变成了记忆的标识,他们将会在我的心里留下记忆的光泽。如玖瑰般闪耀的光环。
当我们走到水库的西南岸时,我听到一声鹤鸣声,抬眼望去,那只孤鹤从我们头上飞过,落在山坡上,在为其拍照之余,心存感念。鹤的爱是高尚纯洁的,一旦一只离去,一只便空无所依。直至守望致死,守望是痛苦的,也是莫名其妙甜蜜的,其实鹤的鸣叫,才是诗人真正的声音,那一刻,我发现世界很小,仅仅存在着两只鹤,一只离去,一只活着等待离去,一声鸣叫,一次原地飞翔,彻底俘虏了我的心,一个生灵用深不可测的生命之爱,让我的思索进入无底深渊,哪个人不盼望有一次生命之爱,哪个生命不愿意享受日日夜夜的思念,哪个生命又能背负起生命之爱的沉重?
朝霞在云后,依然散发着光彩,晚上喧闹的鸟儿早已飞去,几只黄鸭在水面,星星点点,辉哥如约来到水库边。我曾期盼的鸟群变成了几片白云。它们越聚越多,我思索一路风尘,是为了一种爱,如今把爱留在心间,庆幸那些鸟儿又免了一次侵扰。我只想告诉它们,在自己心里,我已被它们完全占领,祝愿它们在此地生活快乐,并一路高歌向前。
八点多,我们一行四人,回到东城水管所,光头用脚跺着院里每一个榆树,惊吓着无数的麻雀,嘴里叫嚷:“半仙不让我睡,你们也不让睡”。酒醉后的老罗才洗涮完夜里的餐具,光头提议做自己带来的挂面,清汤挂面,调点韭菜,他去拔韭菜时,突然跳出韭菜地说:“调点葱末!”也许他想起董半仙强奸韭菜的事了。当我们香甜的吃着面条,老罗惊讶的看着,也许他思讨城里人怎么会这样生活。随便,我们只是城里的一些特殊小人物而已。惜别,我为那块东城招牌拍照,也为那春天里燃烧的火炉和老罗看家护院的板斧拍照,当老罗听说要拍合影时,他很认真的梳起了头发,为了这些诚实可爱的人,我一定再来。恰巧,万站长驱车赶到,一共六人尽兴的拍了合影。
驱车赶往老龙王水库,光头找不到路,向西赶往平顶山,他仍是找不到路,在老奇台鱼大导发现老城墙路又不通,此人已开始找事,难怪,此人本是野之人,老找不到山野之路,偏在大城市识路如鱼得水,到老奇台他偏寻卖酸奶的妇人问路,原本是那碗清汤令他肚子不愉快,因而脑袋冒火,他吃着酸奶加大饼就榨菜后,光头象盛开的莲花,我笑他一碗酸奶改变容颜,一边为路边的特色人物拍照。驱车再向西,过半截沟后,在柏油路上发现了骑自行车驮着柴禾的老翁和挑着水的大妈,他们衣着朴素,身体健康、笑容满面,心中不免赞叹,城里人吃喝不愁,却焦躁不安,乡下人生活不易,却心态平和,幸福如何评价,如何感悟,幸福是一种感恩,更是一种心态。
猎豹车到了碧流沟,那个我三十年前曾经修过渠道工程而至今未曾去过的地方,出乡不远,我们在路边发现一只灰黄色的狐狸,它跑出百米之外,回头一瞥,多了许多妩媚。为其拍照留影,无缘,不变强求,有缘,无需直视,纵使擦肩而过,也是一种缘,相逢相识在心里,因为我们共同生活在这个世界,命中注定要相遇。
中午到达吉布库乡,漪林的庄园,午饭间倾盆大雨,雨在同一地点,同一时刻,不同的人,有不一样的感受,我始终认为雨是浪漫的,喜欢听雨洒落的声音,听雨,能享受雨带来的气息。会有沉醉的冲动,你喜欢那种,就会感受到那种气息,他会飘洒在每一个角角落落,瞬间为你营造一个深情的画面。至此,环天山公路在三十个小时内已告一段落,许多事不能说破,但要把握契机,聚,如雨吟咏,散,如雪花飞舞,信任和真诚在田野里是用来暖心的,爱的颂词,是在阳光下践行的。人行于路,止于心;人疲于身,感于悟;就以如下诗词结束最初的诺言。
东城碧流,鸟仙江湖,人观仙山琼阁。雁舞缤纷,鹤奏恋情,朦胧听月歌。人间真情随缘寻,神灵心溶合。天山腹地,神相会,世界缘源几多。为何苦身劳心?闻声寻鹤,心路难忘却。观仙狐容颜,老翁慈悲,天人合一乐。赞叹雁鹤,寻此福地,彼此心落座。离别后,梦期盼,来日天阔。
(二)木垒东城月夜
2012年的四月二十九日/ 那一夜/ 我手捧着一份心情/ 守候那轮弯月,只为了把那玖瑰般的激情/ 献给那些传说消失的生灵/ 半个月亮爬起来能否听到/ 夜半的雁叫鹤鸣/ 是不是令人心碎的言语/ 它们是不是离去者的告白/。
我仰望着明月/ 仿佛它在询问/ 你们还能忆起什么/ 葱郁的夜,它在唤醒/ 愿意醒着的心跳/ 静卧帐篷/ 枕着雁鹤的呼吸入睡/ 我有着绵延不断的安宁/ 这就是梦寐以求的故乡/ 我找到家的气息/ 瞬间忘却了城市度日如年的往事。
注定,这是一次终生不忘的月夜/ 在东城,领着半个月亮回家/ 心中有了期盼,一路有彩虹/ 把心留住/ 何处都有真情/ 把牵挂放在眼里/ 一切如从前/ 在渴望中召唤过去/ 在渴望中拥抱未来/ 青春四射的心田/ 定会永生雁飞鹤舞的缤纷/ 月夜,梦中醒来东城风情/ 有缘有源地生根/ 像种子/ 在我的心田,静静的发芽/ 把月亮的相思/ 生长在我不为人知的心海/ 掀起无尽的波澜。
(三)赞鹤恋
一只鹤静止在岸边/一只鹤鸣叫在深远/逝者的天堂有多近/生者的飞翔有多远/这个距离静止在我心田/时间会生长赞叹的高度/我们不是有意拒绝鸟儿的啁啾/我们也听不懂鸟儿悲情的歌唱/我们去漫无目的地横生着欲望。
静止的爱恋/在阳光的注视下/见证着骨头美丽的歌唱/两只鹤的骨头/在山里能撑起旷世的爱/谁能读懂/谁能明白命运的远方。我们不会迁徙/我们不会躲避/我们最终会成为灰烬/忠贞与爱情/是否比鹤的恋情走得更远?
两只鹤终会静止在这片土地/它们无辜的太匆忙/它们有目标的漫天飞行,尘世让它们咀嚼着爱的困苦和希望/它们不一定知道为谁生/一定知道为谁而死/接受生是为了自己/接受死是为了自己的另一半/爱情,我们需要学习/不一定手挽手,走向天边的彩云/不一定用泪水祭奠那些真爱/我们应该用身心彼此相爱/将我们合二为一/用骨头歌唱最美丽的往昔/让未来成为天边最神奇的一幕。
(四)相遇狐缘
无缘,擦肩而过/也曾相逢不相识/有缘,回头一瞥/蓝天白云似曾相遇。我无意寻找诗魂/命中注定的相遇/我们想着你生命的那份清丽/你奔向遥远的天际/是为了孤独/还是寻找故乡/望着远去背影/我灿然一笑/人生的每个季节/都生长着绿色的玄机/人生每一次境遇/都有着必然的渊源。我的心,我的灵魂/连同我们同舟共济的伙伴/连同我们的记忆/都会自然的往事。
故事不必展开/只要情节能够击中/沉默的情怀/梦中就能追寻恋人的身影/多梦晚春流流韵/是什么弃我远去/又是什么失而复得/千年的缘分/藏在田野中叹息/回首感受生命之源的春天。
(五)心路
步伐不倦/忆念不断/真诚的交流/不需要语言/一个神情,一个音符,就是完美的回答/行旅很远/从东到西/穷其一生/心境很近/两次心跳的距离/我的心穿着触景生情的鞋子/愿意把脚印伸向整个世界。
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”/我们不要忙着背诵乡愁/要去怀抱山水,要去感悟地球伙伴/今生的沉醉和未来的光芒/我们敢于面对/与它们一起生老病死。/我们要把说出的叫听心/把没有说出的理解为境界。
朝霞浓也罢/夕阳落也罢/我们走累了/心不能停/用心看/想望见就望见了/一切都在近处/看见儿时天空以外的天空/看见幼芽生长着幸福的彩虹/守着一片叶子想到了结果。
我一边行走,一边安静/一路仰望,一路珍藏/我知道风的手指/缓缓的拂过江岸芳草/也梳理着我渐白的头发/我知道太阳的种子/正在大地的花蕊中浅浅地分娩/我知道雨无孔不入/包括我的心田/我知道转身/会把夜色含在嘴里/我知道生命中的美/在路上/从来就不可触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