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  |    |  联系我们

网站首页 网站首页

欧业新闻

触摸博格达
浏览:134762 更新时间:2011-12-24 13:46:30

  作者 董务江 摄影 董务江 胡诚 鞠富贵 张旭亮

 

 

我们生长在博格达冰峰下,甘甜的雪水哺育我们成长;我们每天迎送着飞机,每每眺望博格达伟岸的身影;我们多次飞翔在蓝天,俯瞰冰雪皑皑的博格达群峰。博格达冰峰乌鲁木齐市的象征,乌鲁木齐市的骄傲,乌鲁木齐市的保护神。

为迎接北京申奥成功,在新疆民航户外活动俱乐部的组织下,在市登山协会的协助下,新疆民航户外活动爱好者一行12人徒步4天从南麓穿越博格达到达北麓天池,以实际行动迎接中国北京申奥的成功。

多少年的敬仰,多少年的向往,而今天我们背着行囊经过两天的跋涉,塌过草甸,越过河谷,穿过雪山,来到您的面前。如此近的面对博格达冰峰,触摸博格达冰峰,这对于我们的来说都是第一次。

 

自“五一”我们从芦苇沟走天池成功后,大家都在关注走天池的第二条路线。经与乌鲁木齐登山协会协商,最终确定从乌市乘车经达坂城至三个岔乡,沿三个岔河,徒步登山里程約15公里抵达博格达山脉南侧的高山牧场露营。第二天登上三个岔山口,翻越依肯达坂,在博格达山峰北侧冰川下扎营,休整一天后,第三天下午4时撤回下山,晚8时,在大东沟选择露营。第四天经天池返回乌市。路线和时间确定之后,报名的人们就开始按策划书的要求分头准备起来。10日,新疆气象台发布天气预报,“12日~14日,乌市、昌吉、天山山区一线小到中雨,天山山区一线的局部可达大雨,山区的个别地区可达暴雨。这次降水过程的重点在天山山区及其两侧,但北坡的降水要大于南坡。北坡地区普遍有56级西北阵风”大家的心都象洒了一桶凉水,是推迟计划还是按时出发?我们召开了紧急会议:既然是户外运动,各种环境都应该适应,风和日丽固然好,急风暴雨更能考验人的品质和意志。

按即定计划,我们于13日早9时,从局活动中心出发,赶往市集中的地点。到开车时间,有一对夫妻因害怕天气恶变而放弃,这使我们的队伍更加精练。10点,我们从集合地乘中巴车准时出发,加入我们队伍的有市工商银行、新大的研究生、新华书店的管理人员及两名登山协会的领队共计20人,其中女性6名,中学生2名,车沿着过去的旧路向达坂城方向前进。由于新高速路的开通,旧路显得比以往颠簸的更加厉害。车行驶到柴窝湖后不久,便左转向北,朝博格达南麓三个岔乡驶去。这是一条在天山山前冲击扇戈壁上压成的便道,坑坑洼洼夹带着浮尘,车晃晃悠悠慢慢向前驶,穿过高速公路桥洞可以断断续续看到民工的帐篷,在戈壁上修建防洪分离坝,据司机进每年都有洪水排下来冲坏高速公路。车沿三个岔河继续向前驶去,约一个小时我们到达了海拔1500米的三个岔乡。这里就是我们这次活动的起点。

滔滔的三个岔河水沿山谷奔流而下,后来我才知道,我们就是沿着三岔河一直走到它的发源地博格达。河谷两边长着各种树木、灌木,这的空气清爽湿润。这里的居民主要是哈萨克族,羊圈点缀在河谷边的草地上,住房大多是土坯或简单的砖砌,看来这里并不富裕。很多的年轻哈萨克骑马在我们周围盘转,希望我们租马进山。

队伍在这里小息一会,大家收拾好自己的行囊,开始沿着三个岔河逆流而上,一上路道路就变的崎岖险要,沿着河谷边的马道,人们相互搀扶小心翼翼地前进,不时有被踏松的石头掉下河谷,发出隆隆的响声,惊出一身冷汗。在一些险要地段,大家不得不先将行囊传递下去,然后轻身攀下。穿越这段河谷约一个多小时,我们来到一个较大的羊圈停下来吃午饭。原来安排在柴窝湖吃大盘鸡,有些队员就没有吃早饭,此时肚子早已叫了起来。饭很简单,咸菜,馕、黄瓜、白开水。这时天气变了,黑压压的乌云从山那边低低地压过来,45级地北风夹杂着小雨向我们刮来,大家急忙穿上防雨服,背起行囊继续北上。在临行前,在这里照了一张合影,横幅是“祝北京申奥成功”。此刻,离在莫斯科宣布2008年申奥举办城市还有8个小时。

午饭后的路,比饭前好了许多,缓缓的山坡从2299米到海拔3200米。这条路约有10公里(直线距离),起来很孤燥。间断的小雨和冰雹,并没有影响我们的行程。河谷的石道,大片的草甸,随着海拔地升高,青青依依地山坡上,牛羊满山给我们带来了一点情趣。直走到晚上9点多钟,才到达宿营地。由于昨夜工作到2点钟的我,早上6点就起床作准备,加之不断升高的海拔高度使得我见平地就想睡觉,多亏小胡在一边不断地用手杖敲打着我,使我提起精神往前走,身体的不适,使我走在队伍的最后面。晚9时,走到一片草甸,青青地泉水从山隙间流淌出来,汇成涓涓小溪,盘绕在草甸之间。层层地云雾夹杂着淅沥的小雨,使得山里的傍晚更加深沉。景致虽好,过度的劳累,全然没有了摄影的激情。歇息片刻,小饮了几口山泉,继续前进。好在翻越这个山坡,宿营地就在山坡下面。风夹杂小雨,越来越大,我带的帐篷由于不适合这样的气候,固定处多处撕裂,没有办法只能钻进向导杨华的帐篷里。原来安排好的节目(我们有一对夫妻,今天是结婚六周年纪念日、今晚10点半收听有关申奥消息)都因大家过度的疲惫而取消,大家围坐在自己的帐篷中,吃晚饭,喝红茶、咖啡、以补充一天体内消耗的能量。伴随着呼啦啦的响声大家进入了梦乡。

清晨7时起来,天多云,这对我们真是个好天,一夜的休整,高山反应等症状都不见了,抓起相机赶往昨晚的景点。爬过一个草坡,美丽的景色顿洒眼前,几只小牛休闲的在草甸的溪水边,远处的牛羊满山。皑皑白雪,青青草坪,溪溪山泉,安详的牛羊,多么美的画面,多好的构图,咔嚓嚓,一口气拍了七八张。跑回营地,招呼大家吃早点,打开收音机调整频道,微弱的信号好不容易收到了北京申奥成功的喜讯。大家一阵欢呼,并在帐篷前合影留念以示庆祝。9时许,收拾好营帐的我们,又踏上了征途。

七月十四日,今天从博格达南麓营地(海拔3175米)向北翻越依肯达坂,进入冰雪线。在博格达冰峰侧冰川下白水大本营(3456米)此线路直线距离7.2公里,行程10公里左右,从营地出发,走过一片草地,跨越一道河谷,沿着三岔河谷巨大的石滩,跳跃前进,好在队员们的平衡能力都很好。听领队讲,上次有两个队员就把脚扭了,后来骑马随行。走过这个石滩,来到冰河,冰河宽有20米,长约300来米,冰河的前面是一道瀑布,宽约3米,高20米左右,瀑布在山谷间发出轰隆的响声,由于山谷气流的影响,瀑布落下就穿入冰层下面,顷刻就不见了,只听见脚下哗哗的水流。

左侧是小珠穆拉玛(由于在白水大本营看该峰,外形很象珠穆拉玛故因此而得名,该峰比博格达要低一些,据说中国人还没有登顶成功,只因比较险,人称小珠峰)。右侧是高峰石山,风化的石头在石峰沿河滩堆积形成60°的倾坡,大家在这里休息,争相照一些以小珠峰为背景的冰河留影。抓住这个机会休整了一下队伍,照了一张在冰河上行进的照片,(由于每个人的体能状态不一样,队伍一走就分散的很开,有时相差半个小时的路程,很难照上行进中的影像)。不知谁喊了一声“雪莲”,抬头细望,在乱石滩的石壁上,百朵雪莲争相斗艳,点缀在石岩上,疲劳被哗哗的沙石滑落声冲跑,大家争相往岩石上爬找,比谁的雪莲大,比谁的雪莲开了花。“雪莲”大家都听说过,也都见过干枯的,可真正目睹盛开在三千二百米雪线上的碎石间、岩石上、石缝里的雪莲花怕都是第一次。兴奋冲刷了疲惫,喜悦代替了痛苦,阵阵的欢笑打破了雪域高原上的宁静,我端着相机,总想拍几张反应在不同环境下的雪莲,可它大都长在道旁几十米的石崖上、石缝中,对于我来说爬上爬下实为艰难,来回折腾了不只多少回,总算拍了那么几张,也使我耗尽了体力。

红顶天、黄色的小山菊、长在石壁上颜色多彩的苔藓、与生长在石缝中的雪莲构成了绚丽的画面?

翻过这段100多米长的碎石坡,来到了瀑布的上游,一片约有300平方米面积的湖水,沉静在小珠峰的脚下,我们要绕过湖,沿河谷继续前进,这段路非常难走,绝大部分是在石头间跳跃,背着这么重的行囊,行走在这样的地段,并不是件容易。这里的雪莲更多,在山石间在夹缝里,争相斗艳,借此喘口气,坐下来休整一下,仔细观察一下雪莲。

听领队讲过了这道沟和梁,就到白水大本营了,可为了观赏雪莲耗尽体力的大家,真是一点劲都没了。经验告诉我们至少还要走两个多小时。我们几个后边的队员在几块较平整的大石头上坐着、躺着休息,吃着牛肉干,饮着山泉水,听领队杨华讲白水的故事:白水小姐,随日本京都大学登山队1980年夏来新疆攀登博格达冰峰,不慎坠入冰谷中,经过13年的冰川移动,1992年被登山者发现,即埋于此,成为博格达的守护神,并对所有的登山者也是一种告诫。此刻,大家的心都变得沉重了,博格达更增加了我们心中的神秘感。拖着沉重的脚步,我们又在大石头间艰难地移动着,又是3个小时,我们来到了白水大本营。从早上9时出发到下午4时许,我们整整走了7个多小时,平均时速每小时1.3公里。

白水大本营坐落在博格达峰与三个岔达坂之间的砾石中,在我们先前,一个日本人及向导和翻译,乌市的小杨军团已来到这里。先到的同志们已将帐篷搭好,我们这几个落后分子在大伙的帮助下匆匆搭帐篷起火做饭。此刻,天也晴朗了,风也停了,博格达在向我们致敬,博格达在向我们招手,呼唤我们走进它。小杨军团的十多人此刻正攀行在博格达脚下的冰坡之中,色彩艳丽的登山服点缀在白雪皑皑的冰谷间,好象盛开的雪莲。此时,离太阳落山还有几个时辰,奔走了一天的大家抓紧时间小睡了片刻。趁着晚霞我们几个翻过一道乱石梁向博格达湖边走去,湖水有些发灰白,显得并不那么清澈,形状各异的浮冰漂浮在湖面上。湖对岸,三、四米高的冰岩拔湖面而起,然后形成30余度的倾坡延伸至博格达主峰下,博格达主峰群耸立在冰岩与天际之间。

夜幕降临了,沐浴在夕阳下的博格达冰峰和小珠峰,更显的雄伟壮观,抓住这个时机,摄拍了几张营地的照片。天变的冷了,万籁俱寂的夜晚星光闪烁,伴随着其它帐篷的窃窃私语声,大家渐进梦乡。这一晚我没有睡好,小裴的睡袋太薄,昨晚冻的几乎没有入睡,今天给她调换了睡袋,不知是否好一点。明天领队和其它一部分队员要先回去,留下我们十一个人,计划下午3点钟撤下去,上午这段时间如何安排心里还无一个定数,一声轰隆隆的响声打破了夜空的宁静,我知道这是雪崩了。

715日星期天,早7时起床,拍了几张晨照之后。帮助一部分要下山的队员收拾行囊。我们的小胡由于工作的需要也随他们回去。在博峰下照了个合影后,9时他们和我们告别,返回乌市。小杨军团也今天返下山,他们有几个队员高山反应的很厉害。由于没有了向导返回的路线要靠我们自己按GPS所定的点去走,这使我有一些担心,几天的体力透支队员们的身体都已是显的疲惫,走错路或多绕路对大家来讲都感困难,不过这也是对我们的锻炼。

920我决定大家沿着昨日小杨军团行走的路线考察博格达。并告知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,量力而行,留下小黄驻守大本营。大家向博格达脚下前进。由于是轻装大家走的很快,在翻越了一个乱石梁,越过数个冰坷之后,我们来到了博格达冰峰脚下。当您站在(海拔4200米)冰峰的脚下时,您会感到冰峰并不高大,心中不知从那来的一股股推力使您想要走的更高。面对神山的吸引,克制住心中的欲念,定下神来,再次嘱咐注意事项,队员分两组,一组由小鞠等三人沿山边的碎石与冰坡的交界处向冰坡上层攀登,考察冰坡上层的冰谷,冰裂纹等,一组由我和小张带领,沿冰坡博格达湖之间的缓坡带,考察冰坡的走向融化形成冰河的程度等。我们四男三女,沿着冰坡缓坡带扎扎实实一步步前进,来不得半点得松懈,只要滑倒,人就会沿着近40度的倾坡滑掉倒冰湖去。

薄薄得云罩在天空,阳光没有了往日得暴烈,暖暖地洒在大地上。

随着我们不断的移进,大家就越兴奋,拥抱博格达、拥抱神山,大家争相留下自己的身影。根据路面的情况,我们决定不按原路返回营地而是走过冰坡,绕博格达湖一圈返回营地,回去的路不好走,倾泻的雪水沿着山边的石缝间冲刷下来,巨大的石头堆积在山崖下,着实让我们走了一阵。下午2时许,经过5个多小时,我们回到了营地。吃完午饭,收拾好东西,只等小鞠一行返回营地后下山往天池方向行进。

小鞠、小谢、小张三人一行与我们分开后,向海拔更高的一座紧贴博格达主峰旁的一座山顶攀登。深深地冰裂缝向狮子张开地大口,一不小心掉进去,就成为又一个“白水小姐”,十几年后才能与世人见面。在冰雪与风化巨石间攀登是异常地困难,随着他们的攀登不时有石头掉下深谷,滑向冰裂缝和冰湖。他们终于到达了44百多米地山顶,但这并没有给他们带领喜悦。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,他们无法按原路返回,下面地冰裂缝和冰湖对他们造成很大的威胁,而下山的路又是那么的陡滑,一旦滑倒,必死无疑。他们只有翻越这个山脊从背面下山。天开始变得阴沉,云雾向博格达袭来,渐渐的整个山峰淹没在云雾之中,等在营地的我们并不知道他们的处境,但按以往的经验知道他们肯定遇到了困难。

大家期盼山神保佑,期盼他们能早日返回。对于他们三个来说,下山的路依然很险峻,而且是在大雾中摸索前进,山下的状况更不清楚,他们必须更加小心谨慎。下午6时许,我们终于见到了他们的身影。几句问候,紧紧拥抱,使我感到他们此行的艰辛。我决定不走了,疲惫的身心都需要调整和休息。一旁的小宋(日本登山者的向导)也一直在关注着我们的动向,随时准备帮助我们。此刻邀请我们到他们的营帐,给我们做米饭,炒了四个菜,我们的女队员主动做后勤,洗菜淘米。通过翻译的相互介绍,我们知道这个65岁的日本老人原是地理老师,酷爱登山,为来新疆,做了3个月的计划。老人的户外服不如我们的好,但穿起来很实用,一双登山鞋穿了20多年,也不更换,质朴的话语中表述他对大自然的喜爱和眷恋。

76日,由于计划的变更,原定一天半的路程今天要一天赶下去,单位的车2点钟在天池接我们。一大早就叫大家起床,第一个起来的我赶忙帮大家烧开水,日本老人也起来了,做了一套健身操后,提着一个塑料袋捡垃圾。与老人接触不多,他的言与行体现了自然人。人与物是大自然的产物,对自然的爱是物的本能,对自然的破坏,则违背了物的生存规律。人类生活在这个星球上就必须恪守这个自然规律。看着老人的身影,我感慨万千。

910分,告别博格达群峰,告别了日本老人,小宋和翻译,我们翻越3700米的三个岔达坂向天池奔去。三个岔达坂上清澈的溪流在薄薄的冰膜下流畅留滴,冰膜被撕裂成各种图案,在晨奕的照射下,反射着夺目的光采。翘首远望,耸立的博格达在薄乌的笼罩下显的洁白、挺拔。

翻过大坂,一路下坡,跨石滩,走草甸,在GPS的引导下,我们沿着大东河谷往回赶。20公里的山路,又是一路下坡,越走越困难,不少人的脚都打起了泡,我的两个前脚掌和大拇指都起了泡。走路非常困难。队员们都帮我背东西,减轻了许多负担。过了草甸,我们休息,补充了一点食品,继续前进。此刻,远处传来呼喊声,仔细了望,才发现河对岸一个小哈萨在喊我们,告知前面没有路,必须过河沿右岸下行。

这条河的源头是博格达群峰,冰冷的雪水咆哮着冲下山谷,巨大的山石构成天然的跨桥,巨石上长满青苔,很滑,稍不留神,就会掉入急流中,我和小张、小胡,小裴一组,最后跨越的小裴不慎滑倒落水,急冲冲前去救援的我,也把“尼雅”手杖掉入河中被水冲跑。事后,队员们说,我望着冲走的手杖眼神都变了。有惊无险,拉起小裴,趁她们换衣之时,小张沿着河谷帮我寻找手杖,他深知“尼雅”手杖对于我之重要,好在河谷乱石成堆,手杖卡在石缝间,握着手杖,心里平静了许多。

下面的路更加艰辛,马道开在50多度的山坡间,有时坡度有70多度,山坡上青草依依,往下望30米开外就是断崖,下面是滔滔的冰河,往上望,不远处山峰耸立,往对岸看,吓我们一跳,陡立的山峰表面已被风化,巨大的岩石堆积于河谷之中,不时可听见落石发出的响声,多亏喊路的小哈萨,谢谢啦我的小兄弟。在这样的马道上,我们要奔走3个多小时,从早上到下午4时,大家没有吃早饭,只能在停歇间抓紧吃点东西。今天的天气跟我们过不去,火红的太阳将紫外线洒向我们,一天下来,大家的皮肤都变了,幸亏前几天阴天,要不就残了。

5点钟,我们来到天池南岸,乘汽艇过天池后即乘活动中心派的班车返回机场。

从海拔4千米的博格达群峰脚下,走过高山草甸带和亚高山草原,中山森林带,灌木丛低山草原森林带,直到海拔900多米的天山山前冲积扇戈壁,一天时间,明显看到天山垂直分布的五个植被带,气温的变化,有如“一日过四季,十里不同天”。沿途还要经过一些险峻的地段“上望青天一线,下望急流险滩”,令人惊心动魄。面对天山如此的雄伟壮丽,来吧,朋友们,加入我们的队伍,走进自然,感受自然。